> 恐怖故事 > 鬼故事 > 被冷藏的女人

被冷藏的女人

浏览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27 13:16:20

    凌晨两点,刚下夜班的我推着破了车胎的自行车往家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我身旁缓缓驶过。以为是过路的,不料车突然就在我面前停下了。
    车窗摇下,一个冰冷的声音说,小姐,上车吧。
    我左右环顾,别无他人,于是壮着胆子靠近车窗,说,是叫我吗?
    车里的人面目有些模糊,但我看清楚了,是个女人。一身黑衣的她让人不寒而栗。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上车的时候,女人突然说话了,小姐,上来吧,我不是坏人,这黑夜里你一个女子在路上行走怕也不方便。同为女子,你怕什么呢?
    被她最后一句话说动。上车。
    车上的灯光依然很暗,甚至不及路灯耀眼。女人不说话,只是开她的车,车里一切都是新的,应该是新买的吧,惟一让人遗憾的是,这个女人不像个精致人儿,不懂得装饰一下新车,甚至连一瓶车用香水都看不到。她的车里始终弥漫着一股泥土的味儿,甚至我还嗅出了些许腐朽的味道。这个念头在脑子里闪过的时候,我吓了一大跳,用手不断地掐自己的胳膊,以安慰自己。显然女子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我的一切动作,她突然说话了,声音依然冰冷。
    你是新来水产车间实习的大学生吧?
    你怎么知道?
    你的身上有一股海腥味儿。
    哦,对不起,弄脏你的新车了。
    女人没再接我的话,只是开她的车。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第二天,到了车间以后,我跟几个工友说起了昨晚的奇遇,小美开玩笑地说,这种女人非娼即盗,说不定是夜里寂寞到街上寻情郎的呢。
    我白了她一眼。不论何种人,在别人困难时能想到帮一把,那就不失为善良之人。
    小美不同意我的说法,正要反驳,看了看我却突然噤声了。
    我的背突然被人轻轻拍了一下。惊讶转身,竟是车间主任老吴。老吴疑惑地看着我们,然后一脸严肃地问,上班时间不工作,瞎聊什么呢?!
    老吴在水产车间工作了不下二十年,他的脸苍老得如同这个车间的年龄,一直莫名其妙的单身,大家对他的为人议论纷纷,人缘极差。他极喜欢出其不意地从背后拍人,犹如幽灵一般。不知为什么,每次被他拍到,我都有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下班的时候突然接到通知,又要加班。超负荷劳动之后又是凌晨了,实在太累,心想还是打车走吧。
    出乎意料的,招来的车不是别个,还是那辆黑色的轿车,开车的依然是一脸肃然的黑衣女人。只是这次她比昨天要热情了些,甚至声音少了些冰冷。
    小姐,上车吧。
    怎么又是你?
    路过而已。
    怎么好意思每天坐你的车呢?
    同为女子,你怕什么呢?
    她的声音依然很淡,还是那句话。
    我再次上了车。虽说心情依然忐忑,但至少没了那份陌生感。甚至在车里我还跟黑衣女人聊起了天。女人说她叫沉香,接着问我,为什么要到水产车间工作?仅仅因为专业如此吗?
    不全是。我喜欢拿着刀将活生生的鱼虾宰杀掉,然后将它们拼成美丽的拼盘,冻成干花,极美。
    我的回答让沉香再次放声大笑,哈哈哈,看来你是个大胆的姑娘,喜欢冒险吗?
    如果这也算大胆的话,那我承认,我喜欢冒险,只可惜没有时间出去转转。
    如果你真喜欢冒险的话,不必走太远,你们车间的冷库就是一个最好的冒险大营区。
    嗯?
    冷库里应该有冰柜吧?那可是藏宝的地方。不信从明天起你仔细找找,挨个儿冷柜找。
    沉香的话让我心里发痒。再回到车间,看着一盘盘拼好的鱼虾,整齐地被放进冷柜里冷藏,我心里却仿佛着了魔一样,总感觉这冷柜里还应该藏着别的东西。于是,趁中午换班时,我挨个儿打开冰柜,一点点找,一点点查。总共十八台冰柜,我一口气查了一大半儿,毫无所获。终于累了,泄气,心里暗笑,这个沉香真会捉弄人。
    进来换班的小美见我满头汗立即就笑了,干什么呢?累成这样?这可是冷藏区,小心汗水滴成冰冻在脸上成了粉饼儿。
    小美的话突然就提醒了我。我再次打开一个冰柜,将拼盘全部取出,然后仔细地查看冰柜底部,我发现,这种冷藏冰柜的底部非常厚重,一层厚冰常年堆积在底部,就像湖面上结的冰一样,总感觉下面隐隐绰绰,好像藏了东西。找来锤子小心地将冰层一一打碎,我看到透明的柜底下有一个白色的塑料袋,里面有什么东西。
    支走小美,我取出塑料袋,颤抖着打开,竟然是一截冻的弯曲了的人形胳膊,一个肘部连着两截胳膊,却不见了手!这一发现吓了我一大跳!
    一整天我都沉浸在巨大的恐惧中,脸色惨白,浑身颤抖不已,根本没有办法正常工作。老吴不知什么时候在我身后停下了,看了我半天,问,不舒服?
    他的话冷得如同冰库里冷藏的鱼虾。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出了车间。车间外,正是炎夏,阳光荼毒,我却感觉无比寒冷。
    那截人形胳膊像一支符咒覆上我的身体一般,总是在我眼前晃,晃得我忍不住想吐。忍着这份难受,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何时,沉香的车再次在我面前停下。
    上车吧。
    看到沉香,我突然镇定了下来。这个女人绝不简单。于是上车,大着胆子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车间里有东西?
    有东西?有什么东西?难道你有什么发现不成?
    沉香的问号比我还要多。于是我一一讲给她听,最后问,你到底是谁?是人是鬼?
    沉香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突然流泪了。看着她在阳光下泪雨纷飞,我才发现自己刚刚的问题真是好傻。这明明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怎么会想象成鬼呢?或许,真的是那只胳膊吓坏了自己吧。
    沉香很快哭够了,抹去泪水,一字一顿地说,那的确是截胳膊,是我姐姐沉茗的。八年前我姐姐跟你一样,是水产学校的实习生,被派往车间实习,却不料突然就失踪了。有人说她跟大款跑了,有人说她因故被开除,没脸回家所以去别的城市了。可我不相信,我姐姐从小性格温厚,不会做这么出格的事情。百般打听才知道,她跟车间主任老吴相爱过,后来就失踪了。所以我想她一定是被坏人拐卖了,或者杀害了。
    沉香的话让我一时辨不清真假。但我知道,自己跌进了一个可怕的故事里。
    你是不是怀疑老吴?要不要先报警?我问。
    你以为警察会管八年前的案子?笑话。姐姐失踪那天我就报案了。
    沉香一副仇恨的模样。我突然对眼前这个女人感觉到了心疼。一种失去亲人的疼。
    我决定帮她。
    仿佛心里有种正义的力量指引,想尽一切办法,历经半个月,我将十八台冰柜全部翻了个底朝天,翻查出来的所有肢体被我偷偷带出车间藏了起来。我恐惧地将这些发现一一交给沉香,她一脸凄然。
    没有头颅,没有手脚,只是人身上的一些胳膊腿的肢节,但沉香依然一口咬定这就是她姐姐。她抱着冰冷的肢节一一亲吻,嘴里念叨着,姐姐,可找到你了。
    我的泪水就随着流了下来。这一对苦命的姐妹,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在八年后相见。
    沉香将肢节碎片一一收好,再次对我表示了感谢。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的心早已乱得不成样子。这种悲惨的事怎么会活生生地发生在自己眼前?而我偏偏做了一个参与者?
    重回车间上班,我突然就有些害怕。特别是面对冰柜的时候,老吴这两天像粘皮糖似的一直在我身后转,有几次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可我不想理他,甚至在心里我已经把他当做了杀人凶手。只恨自己不能将他绳之以法!
    再见沉香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提出了这个问题。我说,把事实说出来吧,说不定就是老吴做的呢!
    沉香赶紧制止,她说,不能急,这事儿没完呢。你别管了。
    她的话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却又无可奈何。可是我天生不是个会掩饰情绪的人,每次见到老吴时,眼睛里就会流露出厌恶跟仇视,对于这些老吴是发觉了的。而且作为车间主任,他很快发觉了冰柜被清理过的痕迹。透过他满是疑问的目光,我终于忍不住了,迎上前去问他,沉茗的死跟你有关,是吗?
    老吴一脸讶异。他的表现在我的想象之中,可接下来他一口否认了,他说,这事儿与你无关,你不要管。
    我不由得冷笑着回敬,当然跟我无关,可跟法律有关。
    老吴一把将我拽出了车间,在更衣室里他一边喘息一边说,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全部告诉你。
    原来,老吴跟沉香的姐姐沉茗确实有过一段感情。当年沉茗到车间实习,单纯的她对老吴一见倾心,而老吴对勤快懂事儿的沉茗也疼爱有加,两人感情迅速升温,就要讨论婚嫁的时候,沉香出现了,她说什么也不同意姐姐的婚事,甚至以死相逼。所以,老吴跟沉茗只好偷偷地约会。可就在他们准备结婚的时候,老吴发现一直跟自己约会的竟然是沉香!
    听到这里,我突然打断了老吴的话,你怎么可能连恋人都能认错呢?
    因为她们是双胞胎,除了沉香脖子右侧有一颗红痣外,其余几乎一模一样。
    原来如此。那沉茗呢?你知道她去了哪里吗?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我是真的爱她的。老吴一脸的痛苦,真诚得让我辨不出真伪。
    如果真如他所说,他那么爱沉茗应该不会杀害她的。可是,那些肢解的人体碎块又怎么解释呢?
    我的脑子乱了。一会儿是痛哭流涕的沉香,一会儿是一脸痛苦的老吴。他们孰是孰非?为了解开谜团,我连续两天在路边等候沉香。还好,第二天的时候她再次出现了。
    上了车,我什么也没说,眼睛一直瞅着沉香的脖子,颀长的脖颈白净透明,就连细小的血管都能看得到,只可惜,她的脖子上挂了一条点缀丝带,我看不到老吴说的那颗红痣。沉香发现了我的沉默,她轻轻笑着问,你在看什么?
    哦,没什么,只是感觉你今天的丝带好漂亮。
    沉香突然刹车,然后很利落地将丝带扯了下来递给我,大方地说,送给你,算是答谢。
    那一刻,我看到了她的脖子,的确有一颗红痣!虽然颜色有些许暗淡,但我还是看到了。沉香不会杀害自己的姐姐,老吴对沉茗又一往情深,那沉茗到底死在谁的手上呢?
    正想着,手机突然响了。小美约我逛街。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我在路边下了车,同时将手机的录音打开,然后轻轻地将它放在车座的缝隙里。
    半个月后,沉香主动找我,这也是我期望的。上了车,跟她朋友般地闲聊,不说任何关于沉香的事,然后从车缝里取出手机,告别,下车。
    录音很清楚,我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沉香。老吴。
    沉香,你终于出现了,是你把她杀了。
    我是失手。无可奈何。
    我早就怀疑沉茗的失踪跟你有关。你利用了你们长相上的相似,扮作你姐姐混入车间将肢解的尸首放进冰柜,然后又利用无数个善良的学生,让她们帮你取出你在冰柜里暗藏的罪证一一消灭,你聪明,却残忍!
    我的残忍全是因为你!
    自首吧,沉香。
    不可能!
    可你要记得,我爱沉茗,我会说出一切替她申冤的!
    他们的争执还在继续。可我无论如何也听不下去了,将录音收好,毅然走进了公安局。
    警察将录音仔细听完,迅速传唤沉香跟老吴,面对录音,还有我和老吴的两个人证,沉香再次落泪了。她哭着叫了一声,我可怜的妹妹啊!
    那一声“妹妹”叫的我跟老吴同时诧异。
    据她的供述,自己叫沉茗,死去的是沉香,因为当年沉香反对老吴跟自己恋爱,所以她跟妹妹争执起来,没想到失手将妹妹打死了。出于害怕她将尸首肢解,然后带进车间冷库分别存放在冰柜里。按照水产厂的惯例,冰柜每十年就要更换新的,所以她怕事情败露,便想出了找单纯的实习生帮自己将肢解的尸首一点点找出来,带走,以便消灭证据。按她以前的想法,一般的实习生遇上这种事都会害怕地躲开,她没想到,最后被利用的我竟然在车上放了手机录了音。更没想到,老吴也一直在追查这件事。
    听到这儿,我跟老吴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沉茗脖子上的红痣。只见她淡淡一笑,用手一抹,红痣瞬间就没了。这是个懂得细节的女人,可惜她太残忍!老吴的想法应该跟我是一样的,我看到他的目光里除了惋惜,更多的是恐惧。
    沉茗被逮捕后只说了一句话,我的残忍全是因为你!
    我知道,这是为爱偏执的她对老吴说的。可惜晚了。

网友评论列表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