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恐怖故事 > 鬼故事 > 鬼话连篇之夺命电话

鬼话连篇之夺命电话

浏览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27 13:56:37

    上接:《查不到的电话》
    1
    姚博闻今年二十二岁,去年刚从四川省邮电院校毕业,学的是通信线路专业。虽然这年头大学生毕业后很多都找不到工作,但他却没有体会到这种“毕业即失业”的滋味。就在他毕业的前半年,成都一家电信工程监理公司到他们校招聘一批应届毕业生,他和十三名同学一起应聘,并顺利地签下了合同。进公司后,经过一个月的培训,然后他们就被分别派驻到四川省内各区县去监理当地电信公司的电信工程。
    Z市是个地级市,地位比县城高,因此公司也更重视一些,在这个地方分配了两名监理人员,一个便是姚博闻,另一个则是他的同学李明智。为了工作方便一些,他俩在离Z市电信公司不远的一栋私人小洋楼里合租了一套房屋。虽然条件不算很好,但比较宽敞,两室一厅,有一个卫生间,并且还附带床、沙发、桌椅等一些必要的家俱,另外还有一台21英寸的老式长虹电视。
    他们在Z市工作了近一年,不但已经熟悉业务,而且对Z市的环境和生活也已习惯了。
    他俩都是情场高手,在这一年中,通过电话和QQ等现代化交往方式,各自结识了不少女孩。姚博闻昨晚又见了一位女孩,他们通过QQ聊天认识一周时间后,这位女网友昨天特意坐火车来与他见面,两人一起去吃了一顿火锅后,便去一家宾馆开了房间。
    今天他又陪她在Z市痛痛快快地玩了一天,直到晚上七点钟后,才招了一辆出租车,送她去火车站。
    回家路上,他还带着几分得意和兴奋,准备回屋后好好向李明智吹嘘一番。他俩虽非亲密已极的朋友,但虚荣心都很重,每有艳遇,都会添油加醋地向对方吹嘘一番,甚至连一些床上的动作和感受也会毫无顾忌地说出来!
    刚到屋门口,他就听见李明智正在大声地在讲电话。李明智说话声一向很大,尤其是讲电话,更是个高音喇叭!他经常在办公室里利用电信公司的座机打免费聊天电话,声音高得整层楼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们Z市好玩死了,你不信什么时候来玩,包你开心!”
    “哎呀,你来Z市玩,一切自然算我的,花几个钱,小意思!哈哈。”
    姚博闻用钥匙开了门,毫无顾忌地走进李明智的房间去,故意大声说道:“又在骗哪个纯情妹妹?你小子还是积点阴德吧!”不顾李明智的反对,强按下座机的免提键,想听电话那头女孩子的声音。
    但那女孩很机灵,知道电话这边多了一人,便挂了电话。
    “兄弟,刚才电话里那个妹妹是谁?怎么勾搭上的?”
    “别说得那样下流!人家还是一个高中生,大家只是聊天而已,没别的意思。”
    “哎呀,还是一个高中女生呀,你小子艳福不浅呀!什么时候认识的?”
    “昨天晚上才认识的,我都没见过。你们昨天去野店里干坏事后,屋里就我一个人,正百无聊赖地看电视,突然打进来一个电话。我一接,竟是一个声音十分好听的妹妹,我问她找谁,她说不找谁,只是乱打一个电话号码,找人聊天,我们就这样聊了整整一个通宵!”
    姚博闻将信将疑道:“真的呀?你们昨晚聊了一个通宵?”心里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怎么没遇到这种好事?随又释然了:“昨晚老子可是真枪实弹地放了几炮,总比电话里聊天要舒服得多!”
    “好了,说说你自己吧,那个网友漂亮吧?”李明智问道。
    姚博闻得意地道:“漂亮极了!”于是眉飞色舞地将昨夜的风流事真真假假的吹嘘了好半天。
    2
    两人聊了一会,姚博闻便回自己屋里睡下了。因为这两日陪那女网友玩得够累的,所以一躺下就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睡了多久,他忽然被刺耳的电话铃声惊醒。但铃声只响了一声就断了,他愣了一下,方才明白:一定是另一间屋的李明智接了电话。
    本来他们都有手机,并不需要安装座机,但因为李明智有一个笔记本,两人为了上网,才安装了一部座机,费用由两人均摊。并且这个座机原则上只能接听,不能拔打。因为电话属于公用,所以姚博闻在自己屋里安了一部分机。
    “这么晚了,是谁打电话进来?会不会又是李明智说的那个高中女生?”
    他难禁好奇,带着几分恶作剧的心理,伸出手去,小心地提起话筒,将话筒的送话器用手捂住,然后将听筒凑到耳朵边。
    果然,他听到李明智正在跟人聊天:“我以前好象也听人说过,电信公司有这种不显示电话号码的业务,但我还从来没遇见过这种事情,我以为只有军队或者国家一些需要保密的机关才会使用这种不显示主叫号码的业务,想不到你的电话也有这种功能。”
    对方没有回答。
    李明智问道:“哎呀,你这个电话可能不是一个私人电话吧?难道你是使用的什么部队的号码?或者你的老爸是什么重要机关的领导?否则哪会这么保密,连电话号码都不显示。”
    对方仍没有出声。
    李明智又问道:“你怎么不说话?能不能跟我悄悄说一下,你的电话号码到底是多少?我没有刺探国家机关或者军队秘密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老等你打电话来,太被动了,万一我想主动给你打电话……”
    对方沉默了一阵,才终于开口,却答非所问:“有人在偷听我们谈话,我挂了,晚安。”不等李明智反应过来,电话里便响起了“嘟、嘟、嘟”的声音,那女孩已经挂机了。
    姚博闻见对方因为自己偷听电话的原因而挂机,不禁有些难为情,为了掩饰尴尬,他故意夸张地大笑几声,趿了拖鞋,开门出去,走到李明智门外,大声说道:“兄弟,艳福不浅呀,那声音很好听的妹妹,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过来!”
    “你他妈的真不够意思!”
    姚博闻干笑两声,说:“兄弟,我只是好奇,偷听了几句,我保证不再偷听了,请你放心!”
    李明智说:“算了,反正我们也没聊什么见不得光的话。”
    姚博闻还想再开几句玩笑,但李明智却心不在焉,说:“好了,快回屋睡吧,都过十二点了。”
    姚博闻笑了笑,进厕所解了小手后,又回屋睡下。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再次被电话铃声惊醒。
    李明智似一直没睡,在等对方打过来,电话振铃声只响了半声,他便拿起了话筒。
    姚博闻竖耳倾听一会,因为李明智刻意把音量压得很低,所以他几乎听不清一句内容。不好意思偷听电话,只得强抑好奇,蒙头又睡。
    凌晨三点左右,他又起了一次夜,经过李明智房门外时,听见李明智还在打电话,心里不禁暗暗妒忌。
    第二天,他们出门上班去后,姚博闻故意偷偷回家,希望能接听到那个女孩的电话,但他在家心神不宁地上网了两个小时,电话铃声始终未响起。
    翻看话机的来电记录,除了查到几条自己和李明智的手机号码打进来的记录外,没有别的电话号码。
    当晚子夜时分,那个女孩又准时打来了电话。两人又象昨晚一样,一直聊到后半夜,才挂了电话。
    就这样,一连十几天,那个女孩每晚都会准时打电话来。姚博闻最初两天还有一点想插进来的念头,但过了几天后,他就感到他们已经到了很亲密的程度,自己再横插一脚,既不够朋友,也有点自讨没趣的感觉,于是打消了非分之念。
    一天,李明智因为要回公司报账,去了成都。
    姚博闻一个人在家,不禁又有点心动,虽然他早已断了非份之想,但如能聊一会天,打发一下寂寞的时光,他还是很高兴的,何况他对那个女孩一直有一种很神秘的感觉。
    但是,晚上十二点后,那个女孩却没有打电话进来。姚博闻不禁苦笑,心想:“一定是李明智怕我加入进来,跟她说了自己要去成都几天的事情。”
    想到李明智这样防备自已,他有一种莫明的生气和妒意,胡思乱想一阵,忽地想道:“她的电话号码虽然不显示,但说不定可以回拔过去!”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好奇,走进李明智的房间,按下电话的回拨键。果然,只听嘟嘟嘟的一串音频声后,电话通了!
    过了几秒钟后,对方接了电话,但没有出声,似在等他先说话。
    他干咳一声,故意装成李明智的声音开玩笑:“喂,我是李明智!”
    “……”
    两人沉默小会,他有些不好意思了,索兴挑明:“哈哈,我不是李明智,我是他的同学姚博闻。李明智去成都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有点无聊和好奇,所以突然想起给你打来电话,大家聊一会天。”
    对方又沉默了一会,终于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哈哈,李明智跟我说的!”
    “……”
    “你不信?真的,我问他的,我们是大学的同学,是最好的朋友,现在又在一起工作,又住一套房屋,我们之间无话不谈。”
    对方还是不回答。
    不知为何,他突然莫明地感到一股寒意。
    对方仍在沉默,似乎对他的话并不相信,但又不肯挂机,好象在耐着性子等他说出真实的原因。
    也许是因为对方的冷漠让他有些难堪,他只好说了真话:“其实我不知道你的号码,我只是试了一下回拔键,想不到打通了你的电话!”
    对方沉默小会,似终于相信了他的话,然后,电话那头便响起了嘟嘟嘟的声音。
    她已经挂机了!
    他有些羞恼地放下话筒,心里骂了一句:“真下贱!”但他自己也不明白,是在骂对方,还是在骂自己。
    经过这件事情后,他对那个女孩有了一种莫明的敌意,也不再关心李明智跟她的进展情况,有时为了晚上不被讨厌的电话铃声惊醒,他睡前都要先将自已床头的分机线绳拔下来。
    3
    晚上七点五十分,李明智、姚博闻正坐在破旧的沙发上看电视,电话铃声突然响了。
    二人同是一惊,对视一眼,姚博闻玩笑道:“今天电话为何来得这么早?”
    李明智走进自己卧室,也不摁墙上的电灯开关,就直接拿起话筒。
    “喂,李明智吗,不好意思,因为我今晚要赶写这个月的工作总结,所以想麻烦你马上来公司一下,我需要你提供一些工程进度情况和数据。”原来是电信公司网络部副主任赵江打来的电话。
    “哦,好吧,我马上来。”
    挂了电话,他不高兴地回到客厅说:“真扫兴,赵江又要我去加一会夜班!”
    姚博闻问道:“没有叫我也去吧?”
    “没有,反正你也没事,不如我们一起去吧。”
    “哈哈,对不起兄弟,我不能奉陪!”
    李明智知道他非常讨厌加夜班,所以也没多废话,独自出了门。
    十分钟后,到了公司。值夜班的保安正一个人坐在门卫室里无聊地看电视节目,见到李明智,虽微感惊讶,但没有问什么,按了一下身旁的电钮,半人高的电子自动门便缓慢地开了一个恰能容一人进出的窄道。
    李明智大步流星地穿过一个带篮球场的大坝子,进了办公大楼,乘坐电梯上了十二楼。
    虽然只不过八点半,但因为同事早已下班,加之下面两楼没有装修,一直空置着,所以显得格外安静。长长的通道里一片漆黑。看来赵江还没到,李明智走到办公室门前,顺手按了下墙上的过道开关,但电灯没亮,不知是开关坏了,还是电灯坏了。他试探地推了一下大门,门居然没锁!
    进屋后,他首先摁了一下进门处的电灯开关,屋顶的萤光灯闪了几下后便亮了,将办公室照得一片雪白。
    李明智随手将门关上,走到赵江的办公桌前坐下来。因为他只是监理人员,不是电信员工,所以没有自己的办公桌。
    虽然才刚刚进入六月,但这段时间的天气已非常酷热,又值下班时间,中央空调未开,屋里十分闷热。他的脸上、身上都出了一身汗水。
    他将临街的三个窗户全部打开了,但并没有风吹进来。
    他又把椅子转了一百八十度,让它正对着窗户,然后默默地观看Z市的夜景。
    因为楼层高,听不见下面大街上的车水马龙声,只见无数的车辆象玩具车一样,“无声”地穿梭在霓虹灯连成的光带之中,显得热闹而又静谧。
    李明智观看了一会风景,回过身来,见赵江凌乱的办公桌上有一份报纸,于是拿起来打发时间。
    报纸是份旧报纸,看第一版上面的日期,是上个月十七号的成都晚报。
    第一版是一张很大的照片,照的是某国政要。他对政治一向不关心,于是将报纸翻到第二版上,第二版还是关于那个国家的新闻,只是多了一些小图片。他又看第三版,结果整版都是一些关于房地产的信息和广告。
    他又往后翻看,突然,一张不太起眼的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个高中学生的登记照,让他有些奇怪的是,自己对这个高中生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注视了好几秒钟,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对方。
    他又看向照片旁边的标题:
    神秘的女孩,查不到的电话……
    他心里一动。自己这段时间遇到的情况也很符合这个标题!
    他看着标题呆了小会,才将视线移向下面的正文:
    XX网成都5月17日电 (记者 李苒)我市十二中高二年级学生陆XX,于本周末晚上九点二十分,不知因何事,出了家门,结果在离家大约一百米远处的红绿灯路口,横穿马路时不幸被一辆东风卡车当场撞死。
    据记者事后听一些车祸现场的目击者讲:陆XX当晚过马路时,显得非常奇怪,明明绿灯亮了,其他人都停在了街边,他也站在了斑马线边,但不知何故,他忽然冒失地走出人群,横穿马路,并突然停在马路中间,结果发生了车祸!
    记者还从死者的母亲处了解到另一些奇怪的情况:死者遇难前大约半个月时间里,一直通过手机与一神秘女孩在电话里聊天,家长、老师、同学们都怀疑他在跟这个女孩早恋。并怀疑车祸当晚,陆XX就是因为接到了该女孩电话相约而出门的。但奇怪的是,陆XX的母亲事后向移动公司查询儿子当月电话详单时,却没有发现可疑的电话号码,话费也无异常增加的情况。
    记者又去学校向死者的老师和同学调查了这些情况,老师和同学们都称确有其事。大家听说死者的母亲没有查到死者与神秘女孩的通话记录,话费也无异常增加的情况后,都很惊讶,一些同学怀疑那个神秘的女孩可能并不存在,只是陆XX以此假象做为自己逃课的借口……
    虽然那个神秘的女孩并没有确实存在的证据,但他不知是因为这条新闻的标题和内容都有些诡异,还是因为自己看过的鬼片太多,竟觉得那个中学生象是被鬼索了命一样。想到新闻里的那个女孩,他不由联想到自己最近认识的那位神秘的电话女孩,后背不由爬上一股凉意。
    他有些坐不住了,拿起桌上的电话,打通了赵江的手机。
    “赵主任吗?我是李明智,我已经到了办公室,请问你还要多久能到?”
    “什么?你去办公室做什么?”
    “你刚才不是打电话叫我来办公室加班吗?”
    “我没打电话呀,你……哈哈,一定是有人在跟你开玩笑,你上当了!”
    他脸色一变,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赵江的声音自己十分熟悉,不可能会听错,除非真的有鬼!
    还有,这张恐怖的旧报纸为何恰好放在办公桌上面……
    “哦,那我走了!”
    “快回去吧,哈哈。”赵江没有发觉他声音有些发抖,还想开两句玩笑,但他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起身正要离开办公室,忽然,桌上的电话响了。他以为是赵江打来的,又拿起话筒。“喂,赵主任吗?”
    电话那头没有应答。
    “喂,你是哪儿?”
    那边仍没有应答,双方相持了两秒钟,然后电话里传来“嘟、嘟、嘟、嘟……”的忙音。对方已经挂机了。
    他呆了一下,忽然神色大变,恐怖感象电流一样袭遍全身!
    也许这是那个电话里认识的女鬼打来确认他在办公室里的电话!
    他逃难似地离开了办公室,因为走道上没有灯光,所以索兴也不关办公室的电灯开关,便跑到了电梯门前。
    电梯上面显示的数字是“1”,他吃了一惊,自己上楼后,如果没有别人使用电梯,现在应该显示“12”才对,为何电梯又回到了一楼?
    难道是……?!
    他不敢多想,慌忙按了“下”键,电梯的楼层数开始缓缓地变化:2――3――4――5……
    电梯爬得真慢!简直象个负重的老牛在爬山一样。
    终于,到了十二楼,门无声地开了,他吁了口气,有种逃过一劫的感觉,立即进了电梯,并连续按下了“1”和“关闭”键。
    但电梯门并不似他那样急迫,停顿了两秒钟后才重新关闭。
    楼层数又开始变化:13——14——15……
    电梯怎么朝上面开去?他惊恐地看着黄色的数字不断地变化,脑子里立即产生了一些恐怖的联想,难道这个电梯会象一部著名鬼片演的那样,将他带到某个根本不存在的楼层里去吗?
    他恐惧得全身都发抖起来,拼命一般要阻止疯狂而邪恶的电梯,用发颤的手指不停地按着“1”键。
    电梯终于停下了,门无声地洞开,门外面是一个尚未装修的楼层。而此时电梯亮着的数字是“29”。
    这幢大楼共有29层楼,但因为电信公司暂时用不完所有楼层,所以这幢楼的4、10、27、28、29这五层楼至今没有装修,一直空置未用。
    看着电梯门外灰扑扑的、没有装修的毛坯楼层,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因为是夜晚的原因,感觉特别恐怖和阴森。
    李明智见电梯终于停下,喘了一口粗气,忙又使劲地摁下“1”键。但连摁了十多遍,电梯门却始终没有一点反应!
    难道是因为自己不断地乱按键,反而弄坏了电梯?
    最后,他终于绝望地停止了按键。站在雪亮的电梯内,看着黑洞洞的外面的墙壁,迟疑了好一会,才终于横下心来,决定用两条腿逃下楼去!
    这样虽然很恐怖,但总比开着电梯门,绝望地等出故障的电梯恢复正常要好一些。
    他快步走出电梯,刚走到楼道里亮着绿光的“安全通道”四个字前面,忽听见背后传来一个轻微的、仿佛一个人喘息般的声音,他惊恐地回头看去,正好看见电梯门缓缓在关闭。
    他忙又跑向电梯门,但迟了一步,电梯门已经关上。
    他惊慌地连摁“下”键,但电梯没有理睬他,缓缓地向下开去:29、28、27、26……
    他带着追悔的眼神,看着电梯一直下到一层,忙又摁下“下”键,但电梯又好像失灵了,没有一点反应!
    他正想再按,忽然,他感到一种恐怖的阴寒气息正慢慢向他的后背逼来……
    下接:《手机鬼故事之空号》

网友评论列表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喽~~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28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60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94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61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46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25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10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82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93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48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16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25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23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90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34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71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74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58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16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84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18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11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46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48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84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30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79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66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28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81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55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53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81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28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44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26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44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41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07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68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85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35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42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35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23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45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77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53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71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34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17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56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08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64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49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22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87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41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72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90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72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48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61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74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51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90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29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25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25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46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43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42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36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59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62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49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33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61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93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28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05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36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41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10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12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39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98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22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37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88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65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55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33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41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14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71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86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02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56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