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4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35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2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38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2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72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5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11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74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45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01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42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35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8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41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9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5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09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63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45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05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58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17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60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78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57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1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69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07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68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6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42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54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13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03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6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2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14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7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92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71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67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97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3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3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18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0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46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48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12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02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8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3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7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46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8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5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64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34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74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91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1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7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4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74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41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33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7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11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48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75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75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0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9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11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76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7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8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43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75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53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26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34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6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3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85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99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41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15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76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67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18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34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97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32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53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47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52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46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app2019185.html
  •  > 恐怖故事 > 鬼故事 > 别墅里的棺材

    别墅里的棺材

    浏览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27 13:58:17
        最近发生了很多倒霉事,公司业绩也是无比萧条,这些无比烦恼的事,堆一起,简直让人崩溃,于是每天都在想,如何能够发展更多的业务,如何能够接更多的单,但是正所谓,当一个人迷茫的时候,想出来的路,也是越想越灰暗……
        手机铃声响起,拿起手机一看显示号码名字为黄伟,是一个让我很厌烦的人,应该说算是我半个客户,具体情况还得从几个月前说起,:四月份时,家里刚出事,他找我合作说做南天学院的一个“升本”活动,南天学院是本A城数一数二的学校,听到他说有合作,当然开心,于是赶忙买票赶回A城,初见他时,身高1米63左右,体重应该有170斤最少,皮肤黝黑,28岁,在请他吃了顿饭之后,了解到,原来他是广东韶关人,有一朋友在南天学院里面做老师,主要负责这个活动的策划方案,第二天,我们一起去到了校方办公司,直接找到了他的朋友,经过见面介得知,他朋友姓洪,男士,年纪和我们差不多,书生气很重,据洪老师介绍,南天学院是所专科学院,由于院方地方关系过硬,今年已成功升级为本科学院,所以为了庆祝此次升本,院方将邀请各界人士参与升本挂牌仪式。现在邀请我这样的公司去,就是想我公司出一份策划方案及效果图和费用预算给到他看一下。
        随后经过几天的策划及现场考察做出了相应的方案及设计稿给到他们。但是黄伟那小子却拿着我的方案去叫别人报价,最后可想而知,我们是策划公司,费用预算50万的话,分散下去35万就能做。他可以多赚10几万,活动当然没有我的份,后来他自己因为做这个单赚了点钱办了个公司,虽然他几次说介绍单给我做,但是都没有成功。更可气的是,今年的车展会,他介绍我之后,开始说好不要给他回扣,给他买几盆盆景放他办公室就行。但做完后,没收到钱,那小子竟然去向那个客户借钱,然后说跟我说好了,在我的货款里面扣去10000元作为他的回扣。我非常生气,更可气的是,到现在那边的货款还有一半没给到我。而黄伟那小子尽然说叫我借点钱给他,我哪里有啊,所以只能拒绝,但是这小子脸皮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那种厚,虽然我一次一次的拒绝,但是他还是脸皮厚得比厕所板都硬,过几天又打电话来,过几天又打电话来。搞得我心烦意乱。虽然我有时候想骂他一顿,但是他毕竟是我的客户,我也不能就这样没礼貌。。现在他打电话来,肯定又是借钱的事,哼,我才不接电话呢……
        铃声停了不到20秒钟,手机又响起,拿起一看还是他……我就想,妈的不骂你一顿,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上帝,
        接起手机,我很大声的来了句:喂?干嘛?
        喂?对方有应答了“:狼哥啊《他之所以叫我狼哥是因为我说我今年28岁,其实我实际年龄不到25岁。他27岁》,今晚有没有时间呢?我请你吃饭
        请吃饭?呵呵我心里想,不要老子掏钱请你就好了……但是却不好这样说,只能推辞说:哦?吃饭啊?我今天晚上没时间呢?刚来了几个同学在这里。
        黄伟:不是,狼哥,这次我不是向你借钱,我找你有点别的事?
        我:嗯?有什么事啊?
        黄伟:你过来就知道了?电话里讲不清楚
        我:我真没时间,有朋友在这里呢
        黄伟:哎,狼哥,这次真的是有事叫你帮忙,而且绝对不是钱的事。
        我:那在哪里见?
        黄伟;你到国中大厦对面来吧
        我:几点?
        黄伟强:晚上7点钟吧
        挂了电话,我思绪万千,听黄伟强刚才在电话里的语气,就好像是萎了一样,还带着点欲哭不哭的那种声音,按照他那么厚脸皮来说,有什么事可以把他弄成这副德性?看来此事有蹊跷
        A城的夜晚依然犹如白昼,在这花花绿绿的城市里,只要有钱,便可以把这里当做一个快乐的王国,而我没钱,所以这么美丽的夜晚也勾不起我的兴趣。拦了辆的士直奔国泰中
        到了目的地:远远就看到黄伟在一个小吃店门口向我招手,只是我发现,他的身影尽然是如此的单薄……
        走近了一看。真没想到在不到2个星期的时间里,黄伟尽然会瘦成这样,原来的170斤的身子,现在看起来还不到120,眼圈发黑,眼神无光,让我为之一震!
        坐下后,我直接了当的问他:你是不是吸毒了?《以下黄伟简称“他”》
        他:没有啊,声音略带哭音
        我:那怎么可能你半个月不到变成这个样子?
        他无光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充满了无数的委屈,然后转头向小吃店老板:老板来两瓶啤酒
        我:你这段时间在干嘛?
        他弱弱的道:飞狼哥,说出来你也许不信,但是我今天必须把他说出来,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他:狼哥,你还记得洪文标吗?
        我:嗯,是不是南天学院的杨老师?
        他:是的,就是他
        我:记得啊?他怎么了?
        他尽然哭出了声道:他死了……
        我一愣,尽然没反应过来:死了?怎么死的?
        他依然哭道:被那东西给害死的
        我觉得莫名奇妙:“被什么东西害死的?你讲清楚一点?前段时间我还和他在聊QQ呢,怎么今天你就说他死了?你不会在这里乱说吧?
        他:是真的,前几天死的,他家人都来了,死在他们学校的单身宿舍里,看到他死后的表情,嘴巴是张开的,而且眼睛也睁的很大,跪在地上,双手往前伸的很直,手指弯弯的像是见到了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看的出来他是被吓死的
        我:开玩笑,怎么可能会被吓死?《但听他这么说,我心里也在发毛,毕竟我胆子也很小》
        他:真的,我没有骗你,但是他死的时候,房门却是反锁的,经负责那件案子的一个警官讲,现场没有任何第二者出现过的痕迹,连任何东西都没被移动过,包括他死的时候,连身体都很干净,没有一丝的血迹。
        此时一阵风吹过,我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又要下雨了,A城的天气就是这样,雨一下子就来,不会给你先打雷,先闪电的。而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事就洪杨老师到底是怎么死的?听黄伟所讲的死状来看,他死前一定是受到了极度让人恐怖的折磨……
        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是只是一闪而过……
        我打断了他的谈话,我怕听到洪老师死的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太不平常了,让人听的毛骨秫然。
        我问道,不讲他了,哎,他是你朋友你想开点,我们在这世道生活,各种各样的事都会经历到的。死,对我们来讲以后会司空见惯的。。。你也不要难过,看你这身子瘦成这样,肯定是为他这件事情累的吧?
        他:不,不是……他的死我一点都不关心
        我一惊嘴巴张成大大的O型:那你怎么会搞成这样?
        他:我说过,洪文标是被那种东西害死的,而我也将会像他那样,被它们害死
        我一听更是为之一大震:什么?它们?你是说洪老师是被人害死的?
        他:不是,是那东西
        我:什么东西?
        他:说出来你们都可能不会信,我把这事告诉了我很多朋友,但是它们都不相信,所以今天我才找你。
        我:到底是谁?
        他无光的眼睛却似乎很紧张的看了看周围,然后幽幽的说:鬼!!!!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开玩那个笑,你是不是病了啊!怎么可能。
        他马上急了:骗你我黄伟不是人。
        我心想,你TMD早不是人了。不过心中感到一丝丝的恐惧袭来,这种事情,我只听我爷爷奶奶他们这一代说过。而且还说有人亲眼看到过。以前我也相信过,特别是生活在山村里,坟堆很多,人死后,埋在一起,晚上就显得极其阴森恐怖……
        自从出社会在大城市里呆过后,鬼这东西是越来越陌生的词语,想不到今天晚上却又听到了,而且听起来似乎又是那么真实,离自己那么近。
        我问他:你们怎么可能会碰到鬼呢?再说这世上哪里有鬼?——其实说这话时,我心里也一直在打问号,毕竟自己没见过,也不能排除没有啊?
        他说:都怪他,那天很晚了,还说出去打麻将,你也知道,我这人没什么爱好,就爱打打麻将,消耗时间,可是那天下雨,自己又没车,说去打麻将我也不怎么想去,后来他说他朋友有车,来接我,所以我就去了……
        我:你就说你们怎么遇到鬼的吧?其它的讲了也没用。
        他:那天到那里后,开车接我们的那个朋友有事就先走了,而我们剩下的人也够一桌,所以就在那里玩到差不多凌晨4点,大家说累了,就散了吧,我那天运气好,赢了1000多块钱,正在兴头上,一说不玩了,也着实不是滋味,不过想想赢了钱,也该收手了,于是大家就这样散了,那么晚,另外几个人都没车,所以我和杨文标就打算走一段路,到大道上去坐车。我们走出来时,才知道原来是在一个小区里面,挨近山上,这一片是别墅区,雨还没怎么停,不过蒙蒙细雨,天气那么热,也没在意,想等下回去了,洗个澡就没事了,就开始走回去了,没想到那天晚上会发生这种事。
        我:什么事?
        他:我们从那里出来后就一直朝山下大道走,这个时候小区的灯几乎都没有开,只有孤零零的几盏灯散发着惨淡的光,而没让我们想到的是,此时尽然起了雾,雾很大,天又黑,根本看不清20米以外。看不到路标,所以走两下,我们就在别墅区里面走错路了,雨开始越下越大,我们两个感到有丝丝的寒意,所以就准备找个地方躲下雨……
        顿了顿,他又说道:如果知道会知道躲雨会躲出这种事来,我们是打死也不会去那个房子里的……
        我惊奇的问道:怎么?你是说你们躲到了人家家里去?
        他此时更加紧张的说道:不是,是一所空别墅,我们看雨下的很大,就想找一个地方躲起来,,走着走着,看到有一所别墅的前厅有一个亭子,很宽敞,所以我们就想到到那个亭子里去躲下雨。。。
        我们匆匆的跑过去躲了一会儿后,觉得有点困,就挨着门厅口得一个台阶坐了下来,无所事事的看了下周围,发现那所别墅的门厅尽然没有锁,透过玻璃看进去,原来里面是空的,没有人住,所以我们就产生了想进去看看的念头,而这一进去就成了我们恶梦的开始……
        门是虚掩着的,我们推门进去后,一阵冷风从头吹过,我们两个都冷不经的打了个寒战,但是我们想,身上的衣服湿了,一起风身上自然感到冷,进到里面,我们发现,里面虽然是空的,但借着手机的光可以模糊的看清,这里装饰得很豪华,格局我们没有辨认清楚,就这样我们借着手机的光,大概的知道了这所房子的布局,一楼分大堂和一个书房,左面是一个很大厨房,右前方是一个大的洗手间,洗手间里有一个很大的浴缸,然后一个储物室就没了。二楼我们还没上去看。当我们走回大堂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们看到二楼那里尽然有弱弱的绿光,当时我们就想,这房子不是空了吗?怎么还有光呢?洪文标说:会不会上面有人住啊?我就说:不可能,有人住,不可能不锁门啊,而且一楼都是空的,洪文标就又说:那这光怎么来的?会不会业主搬走了,忘记了什么好东西?我一听,觉得有道理,这些有钱人,一般的东西都看不上,搬家不要些东西很正常。于是我们两个就决定上去看看。
        这边有2个楼梯一个是原有的螺旋梯,一个应该是后加的木质楼梯可以直达2楼。我们选择了木质的,也想试试什么感觉,楼梯是木制的,我们踩上去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在这寂静的房子里,听上去就像地狱的回声……
        上到二楼,我们朝绿色的发光处走去,但是绿光却陡然一下子消失了……我们都感到很不解,就在这时候,楼下砰的一声响,我们两个吓了一跳,赶紧缩到角落,我们以为是保安来了,但是过了一会,尽然没有半点声音,而此时绿光却又开始亮了起来,我们看到原来是在最里间的一个卧室里发出来的光。于是我们就朝里面走去……
        说到此黄伟用手抱着头,手指抓着头发,表情很痛苦,我给他倒了一杯酒,叫他喝,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们来到卧室门口,门是虚掩着的,有点缝隙,我们没有直接打开房门进去,而是先定了一定后,洪文标说,先从虚掩的门缝里看看情况,不要进去里面万一有人就不好了,于是我就下哦那个门缝里探头往里看了看,但是我有近视,头又大,没看清楚,所以又叫杨文标看,他探头一看后,竟然大叫了一声,我经他一喊吓得尽然往前一倒,门尽然就这样开了,而映入我们眼帘的尽是一具——棺材!
        我们想跑,但是腿却发软,根本挪不动,而就在这时,我们看到光就是从棺材里发出来的……我们吓得大气不敢出,但是过了一分钟后,也没见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我们也恢复了常态,洪文标说,哦,没什么东西,是具棺材,吓死我了……我说赶快走吧,别搞出什么事情来就不好了。毕竟这里有保安巡逻?洪文标说:慢着,你想啊?那么好的别墅放具棺材在这里,你不觉得这事很蹊跷吗?我就说,管他什么蹊跷不蹊跷的?我们走吧!杨文标又说:这棺材里面肯定有什么好东西,不然怎么会发光?很多犯罪的人都喜欢把贵重物品放在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里面,我想这棺材里面肯定有好东西。我一听,也想,说的也是,正好这段时间没钱用,如果真能搞到什么宝贝,那就不缺钱了。于是我们两个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把棺材打开来
        棺材上面盖了几张符印,我们把他撕掉了,还说:“弄的还挺像嘛?棺材是那种滑盖的,把开关按住然后往后一推就可以出来,我们两个使出很大的力气终于把棺材推开了。。。想不到一推开,我们都看到了我们不该看到的东西——一具尸体,身上全是蚂蝗,而不是蛆虫。尸体是具女尸,头发很长,没有腐烂,有很多尸斑,只是很多蚂蝗爬在上面钻来钻去,我们一看吓了一跳,但是马上又静定了下来,想看看是不是假人,但就在这时。。。就在这时
        此时黄伟尽然哭了起来,店老板也看着他,我跟店老板说,没事,他刚失恋了……
        我也想知道后来发生的事,于是忙问:后来怎么了?
        黄伟终于平静了下来接着说:这时我们看到那具女尸,尽然笑了……
        啊:我听到这尽然吓得大叫一声,店老板又往我这头看过来,。我坐了下来,然后又问他:尸体怎么可能笑?
        他:是啊?但是我们却看到了她笑……我们两个吓得一下子就晕了,后来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第二天我们两个醒来,发现我们躺在门厅外的亭子里,是保安把我们叫醒的,我们一醒马上大喊有鬼,可是却被保安骂了一顿:大白天的哪里来的鬼,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我说道:真的有鬼,这具房子里面有具棺材,里面有鬼。
        保安打断到:什么屁话,这所房子里怎么可能有棺材,里面2-3年都没人住了,一直锁着,怎么可能有人放棺材进去。洪文彪说:可是我们明明看到了啊。真的就在二楼。
        保安说:你们怎么上到二楼去的?这门锁着,你们跳上去的啊?
        我们一看:原来大门是锁着的?那么昨天晚上我们怎么进去的》?那具棺材和那个女人到底是我们再做梦还是????但是不可能啊?不可能两个人做一摸一样的梦啊:?
        最后我们被带到了保安室,进行了一番询问后。把我们放走了……保安差点把我们当小偷送公安局,后来还好是那个麻友下来解释清楚,我们才能走出小区的……
        讲到这,我松了一口气说:那就是说你们两个没事了?
        黄伟抱着头说:但是从那里一回来以后,每天晚上我都会看到一个女人披着头发,发着绿光对着我笑,我一开始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或是被那次吓的留下了后遗症,可问了洪文标后,他说他的情况和我一样,直到前几天洪文标死后,我才知道,原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我定定的看着他说完这些:然后说:你身体突然消瘦,就跟这事有关:?
        他:是的,我每天晚上都无法睡觉,基本上每天晚上其实都是被吓晕的。
        我:那你叫我来能帮什么忙?我又不是道士
        他:狼哥,说实话,我今天叫你来就是想,叫你帮我个忙
        我:什么忙
        他:想请你去那个别墅里面,给她烧点纸……说些好话,这样也许她能放过我
        我一听吓到:我去?真要这样我怎么敢去呢
        他说道:飞狼哥,我不会让你白去的,你去了之后我到时会给你3万块钱,我现在公司也不想开了,我准备把东西卖了,算了下10万块是有的,你只要帮我这个忙,我就把钱全部给你。
        我:10万块要是赔上我一条命怎么办?
        他:你白天去嘛,你白天去就应该没事啊。
        我一听顿时陷入了矛盾:10万块钱,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简直就是天文巨款,要是有这10万块钱,我公司就不用做的那么狼狈了,我也许就能翻身了……但是要真有鬼怎么办?
        他:你不用担心,我会给你写张协议的,你不用担心我不给
        我想了想觉得是个道理,然后说道:行吧。你先写好协议,等下我们就签了。明天你尽量给我准备好钱,我明天上午去,明天下午就来拿钱。
        道别后,我一个晚上都无法入眠,我觉得这事太不可思议了……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买了香油纸钱找到了那个地方,给了1000块钱给保安后,我才得以进去,但是我和保安进去,却没发现任何东西,房子空空如也,我只是按他说的这个位置这个房间烧了些纸钱后,就回去了,下午我打电话给黄伟强,一直没人接,于是我找到他住的楼下:来到楼下时,只见停了几辆警车在那里,问其原因,得知:——黄伟死了
        钱我没有拿到,但这不是我最关心的,我关心的是事,在你看这篇故事的时候,你的背后是否正有所绿色眼睛看着你呢?……

    网友评论列表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