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恐怖故事 > 鬼故事 > 土狗之死

土狗之死

浏览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27 14:18:17

    当我醒来的时候,周围已经不是熟悉的环境,白茫茫的一片,就像北国飘雪的冬天,但我没有丝毫胆怯,因为我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我只是一只土狗,生活在乡土,有着黄土一般的皮毛,甚至连性格也是土里土气的。但我却不是一只土鳖,我很清楚人类社会的一切。
    可是我现在却失忆了。换句话说,我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包括我的死亡。即便如此,对于天堂或者地狱的记忆还在,我知道那是人类死后的归宿,而我亦然。
    但如今这白茫茫的一切,让我很难相信自己会在哪一处。
    正当我迷惘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小土狗,你终于来了。”
    我打量着面前的人,须发皆白,额间全是刀刻般的皱纹,但双眼却炯炯有神,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请问这是什么地方,我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还有,我的记忆呢?为什么关于自己的事情全都记不起来了?”我一口气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老人轻笑一声:“这里是灵魂引导点,你可以叫我引导者。由于你的大脑在死前遭受了严重的撞击,所以遗忘了一切,但这已经无所谓了,你依然可以选择投胎。”
    我低下了头,有点失落地问道:“在这之前,可以先告诉我是怎么死的吗?”
    “你真的想知道?”老人皱了皱眉,我望着他有些错落的神色,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其实你是一只流浪狗,在觅食的时候被狗贩子捉走了,最终死在他们的屠刀下。”老人回答得古井无波,但我的心却抖了一下。我摸了摸脖子,伤痕还在,鲜血也已经凝固。
    其实伤口早已不痛了,但死前的画面却如同利刃划过我的心。我感到有些难受,原来人类才是罪魁祸首,可为什么我没有丝毫恨意,心里反而充斥着不舍。
    一只生活在最底层的流浪狗,一只被人类无情斩首的畜生,竟然会对他们不舍,连我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精神了。
    “我知道你一定心存疑惑,这是我的铜镜,可以照亮你的过去……”老人拿出了一面镜子,放在我面前。
    “但是看了之后你会伤心的,不后悔吗?”他又向我问了句。
    我点了点头,不假思索地接过了镜子。
    透过锃亮的镜面,我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模样。毛发凌乱,浑身脏乱不堪,脖子被凝固的血液染成了酱紫色,活脱脱一只恶鬼。
    但这已经无所谓了,我只想看到自己的过去。
    很快,镜面出现了变化,我看到了一只母狗分娩的画面。记忆的漩涡开始急速旋转……
    我出生在一个人类的家庭,母亲也是一只普通的土狗,她的职责就是看门和生娃,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工具。但她却没有丝毫抱怨,因为我们天生就是人类最忠心的伙伴。
    作为九胞胎的最后一个,我理应得到更多的关怀与爱护。但生活是现实的,我从刚出生就要面临残酷的生存斗争——食物。
    母亲的奶水是有限的,它的耐心也是有限的,我们需要在短短的几分钟内争取。可惜,我从来都不是一只霸道的狗,所以每次只能抢到一点,有时候遇上母亲心情不好,甚至颗粒无收。
    就这样,我终于记起了自己艰苦的童年。
    但生活毕竟是充满希望的,我并没有因为饥饿而一蹶不振。在成长的道路上,我始终满怀信心,因为我很快便找到了新的方向——人类。
    那是母亲告诉我们的,她说人类是世界的主宰,是我们温饱的希望。终其一生,我们只能忠心于一个人。
    而他,就是我们唯一的主人。
    就这样,我沐浴在梦想的甘露下一天天长大。清晨,在饲养员的带领下,来到小公园活动筋骨,享受温暖的阳光;夜晚,在母亲的呵护下,靠着她柔软舒适的皮毛入眠,想象那份温暖的心情将会如期而至。
    可惜天不从狗愿。
    转眼间我已经长成了半大的狗,几乎比肩瘦弱的母亲。可梦想的主人却没有出现。我看着市集里来来往往的人群,我看着笼子里逐渐被领走的兄弟姐妹。霎那间,眼泪无声地落下。
    为什么没人愿意买我,为什么没人愿意看我一眼,哪怕只是温柔的一瞥?
    我一遍遍地反问自己,然而,得到的却是更多的无视和白眼。因为我根本就不明白,这个世界上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解释的。
    很快,笼子里剩下的只有我和一个瘸脚的哥哥,它也挺可怜的,在小时候被饲养员误伤,结果落下了残疾。
    我们默然相对,眼睛里写满的都是冰封千尺的寒霜。
    在回家的时候,我听见饲养员叽叽咕咕的,虽然听不懂,但我却猜到了什么。他似乎想把我们卖到酒店,盘算着一斤肉能有多少钱。
    内心撕裂一般疼痛,我变得越来越自卑,每天只能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等待着死神的降临。看着时间一秒秒的逝去,我感觉自己的生命也在一点点地死去。
    之后,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那是一个大晴天。
    我依旧呆在笼子里颓废。忽然,饲养员急冲冲地走了进来,满脸红光地对我说了什么。我心头一恸,没想到死亡来临得那么快,但此时此刻,心里却没有半点恐惧和难过。
    所以我只是稍微抬了抬头,任由他栓好,然后放到了新准备的箱子里。
    接下来,我在汽车的后备箱待了很久,里面很颠簸,但我已经没有任何感觉,只是静静地看着无尽的黑暗,就像小时候在母亲肚子里一样。
    随着咔地一声,后备箱的门被打开了。明媚的阳光倾斜进来,但与我的想象中的情况不同,出现在我面前的并不是膀大腰圆的屠夫,而是一位清新脱俗的女子,她的皮肤很白,乍一看就像白瓷娃娃一样可爱。
    我竟被她吸引住了,像跟木头似的怔怔地看着她。她对我笑了笑,然后将我从笼子里抱了出来。霎那间我的心像被利剑击中,一下子跳得飞快,那满腔的严冰似乎也在瞬间融化。
    因为我知道她不是屠夫。她的眼睛里弥漫的,是我梦寐以求的温暖。
    接下来,她抱着我走进了房子,极其温柔地抚摸着我。我看见了华丽的狗房,看见了五彩缤纷的玩具,甚至还有从未有过的美食。
    那一刹,我的心已经彻底融化。那份久违的感觉再次迸发而出。
    她就是我的主人吗?
    我不断思索着,盼望着。最终任由她解开了项链,然后为我洗了澡,再将美味的食物送到面前。
    看着阳光一样的笑脸,我感到无比的激动,早已死去的愿望竟然再次实现。真的有人愿意领我走了,我终于找到主人了,终于能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了。我已经语无伦次,但却在心头暗暗许愿。
    一定要好好报答我的主人!
    之后的生活果然如母亲所言,主人一家对我非常好,每日三餐定时定量,而且还经常有零食,对我而言,温饱早已不是愿望,而是每一天茶余饭后对主人感激的理由。
    自从过上小康生活后,我总是心怀感激。要不是主人,我现在可能还是孤独地苟且着,要不是主人,我现在可能已经沦为食客的口腹之粮。
    所以,我对主人的爱也随着身体的长大而同步增长着。
    每天早上,当她去上班的时候,我就会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一直来到车站方才恋恋不舍地分手;每天傍晚,当她下班的时候,我又会准时地来到站台外面,像一樽雕像似的默默等待,直到她的身影出现,才会高兴地迎上去又跳又叫。
    我十分感激主人,所以便竭尽全力地去守护她的一切。
    有一次,主人五岁的小儿子在家门前玩耍,而我就在旁边休息。一开始巷子里风平浪静的,连个人影也见不着。于是我渐渐闭上了眼睛。
    但很快,一股陌生的味道出现了。我警觉地爬了起来,只见一对中年夫妇来到了家门前,对着主人的儿子说了什么。几秒之后,他们不顾一切地想要带走他。
    我毛发一立,陡然意识到了什么,狂叫着扑向了他们。最后,凭借着我出色的战力成功将他们赶跑。主人听到叫声后也迅速跑了出来,在民众的合力之下,那两个人贩子最终落入法网。
    虽然我拯救了主人的儿子,但却在搏斗中却不幸受了伤——右脚瘸了。
    我永远忘不了主人心急如焚的神色,他们一家冒着大雨将我送到医院,对着医生千叮万嘱,直到我被平安地送出来,方才松下眉头。那份待我如家人的心情,真的令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之后,在主人的悉心照料下,我的伤很快便痊愈了,虽然脚还是有点不好使,但却丝毫无碍我们日益升温的感情。
    我早已在心头立下宏愿——要一辈子和主人在一起。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我很享受主人每天温柔的爱抚,与我一同玩耍的日子,也很享受主人每天吹着哨子,与我一同散步的生活。我曾经快乐地以为,一辈子都会这样幸福地过去。
    但再好的感情,终究也会有破裂的时刻。
    那段时期,春暖花开,正是万物发情的时候。我当然也不例外,作为村子里最美丽的狗女王,我从来都不乏追求者,但真正能入我法眼的却屈指可数。除了它——住在我家不远的一只金毛犬。
    就像所有拙劣的爱情故事一样,我们相识在一个浪漫的雨夜。
    当时,我和主人正欢快地散步,可惜瓢泼的大雨从天而降,我们只好躲进了公园的小亭子,恰好你也在,还有你的主人。
    实话说,第一次的相见我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你留给我的印象除了高大之外,便只剩下幽默了。我们的主人聊了很久,我们也聊了很久,虽然我很高傲,但你却丝毫没有介怀,绞尽脑汁地逗我笑。
    这是我们的相识,也注定是我们的悲剧。
    当交往了一段时间后,我的主人终于发现了不妥,她不准我再找你,甚至连外出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原因无他——她不想我怀孕,她总是认为料理一大群小狗是灾难,而最好的情况就是我一辈子绝育。
    但我们只是动物,又怎么能抑制住自己的欲望?
    我承认那段时光是痛苦的,每天脑子全都是你,每天的呼吸,甚至连每一次眺望,都是你高大宽广的影子。我开始埋怨命运的不公,为什么要断绝我们的联系?
    于是我开始伤心,每天都无精打采地躺着,直到你动听的叫声响起,我才急冲冲地爬到窗口,与你隔海相望。从你悲伤的神色中,我也猜到了不寻常的意味。我知道你的主人一定也不喜欢我们来往吧。
    可我还是不懂,为什么他们崇尚冠冕堂皇地自由恋爱,但在对待我们的时候,却残忍得连一个见面的机会也不给?
    在那次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你。爱情像一阵风一样吹来,又像一阵风一样吹走了,我炽热的思念也随着时间渐渐淡忘,后来的日子里,我只能从朋友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你已经搬走了。
    于是我最后的希望也彻底消失。
    但主人却还是主人,我不可能因为这样而怨恨她,因为她始终是我最喜欢的人,我只能徒叹我们的相识,终究是有缘无分。
    带着这份心情,我每天几乎都闷闷不乐。
    可主人的小儿子却懵然不知,依旧像以前一样逗我玩。我不想理会他,他便拿着玩具追过来,而且还想出了一种恶俗的玩法——拿走我的碗。
    相信熟悉狗的朋友都知道,我们不怕主人的抽打,也不怕他们的责骂,最忍受不了的,却是在进食的时候,食物被无缘无故地拿走。在原始的兽性之下,脾气再好的我们也会爆发。
    而主人的儿子就是如此,他不时拿走我的饭碗,还乐呵呵地举起来逗我。我生气地对着它咆哮,然而得到的却是越发放肆的嘲笑。
    于是我愤怒地咬了他一口,直到他穿云裂石的哭声响起,我才知道自己闯祸了!
    后来的事情,自然是主人一家紧张地送他去医院。我不敢看,只能夹着尾巴蜷缩在角落,就像以前一样自卑。
    我永远都记得那一天。
    那一天,是我生平第一次被主人打,而且是发了疯一样追着我打。我不敢逃跑,只能蜷缩着任由她发泄。每一下狠狠地抽来,都像是抽打在我的心上。我痛得不能自已,甚至比上次断腿的时候还要深上几分。
    一星期后他出院了,主人一家又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我高兴地以为从前的快乐生活又会再次降临。
    可单纯如狗,又怎么会懂得,一旦感情的纽带出现了裂缝,就永远回不去了。
    尽管我仍旧像以前一样热情,但主人一家的表现却大不如前,特别是她的儿子,每次见到我都怕得不行,连带之下,主人也开始渐渐疏远我。
    尽管还是一日三餐,尽管还是那间熟悉的小窝,但曾经有过的点点亲昵,却随着秋叶永远地没入了时间的夹缝。
    我也渐渐变得内向起来,不再对着主人摇头摆尾,每天只是静静地呆在角落里,只有她喂食的时候,才会轻轻地摇摇尾巴。
    我不是讨厌主人,而是害怕,害怕她那如刀般冷漠的眼神,一点一点地剜去以前的快乐时光。
    就这样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到了那一天,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一天。
    主人因为孕检而外出了,只剩下我独自看门。忽然,大门处传来一阵拉动声。
    我感到很奇怪,他们刚刚离开,又怎么会回来得那么快?于是我使劲嗅着,竟然发现一种陌生的味道。我马上惊觉地蹿了出去。
    不出所料,一个陌生人出现在门口处。
    当时我彻底失去了理智,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虽然与主人一家的感情变淡,但我始终不会忘记自己的职责。我想象着只要赶跑了他,主人一定会像从前一样待我。
    于是,一人一狗便殴打在一起。
    就在这时,身后却传来一阵熟悉的喝声。我心头一凛,霎时间顿在了原地。趁着这空当那人把我一脚踹飞。当我再次睁大眼睛的时候,最不想看到情景竟然出现了。
    面前站着的,俨然就是主人。
    她看着被我伤痕累累的客人,怒不可遏,把我骂得狗血淋头。那天,我第一次听懂了她的话,她骂我是疯狗,早应该去死。我彻底懵了,难道我在你心中只是一个疯子?难道我赖以生存的看门本事,只是一种发狂的表现?
    我至今都难以忘怀,主人因为我错伤了朋友,直接把我赶出了家门!
    无论我在冰冷的台阶前如何嚎叫,她都没有出现。我怅然若失,我伤心欲绝,我用尽一切的力量抓门,但只是那道门,却俨然像是横亘在我们身边的一堵墙,彻底斩断我们的一切感情。
    我叫了很久,直到精疲力竭,直到飘飞的雪花将我的身体覆盖。
    但我依旧没有放弃,我只是觉得主人因为怀孕而心情暴躁。
    我紧紧地盯着大门,期待在下一刻它会打开,然后主人一脸笑意地走出来,为我端出熟悉的餐碗,亲昵地唤着我的小名。
    咔地一声,大门终究是打开了。但时间已经来到了第二天,我把身上的积雪抖掉,娇声扑了上去,但迎接我的却是无情的一脚。主人拿着棍子出来,骂骂咧咧地追着我打,一直追到了公园。
    我再笨也该懂了。主人不要我了,她真的抛弃我了。
    曾经温暖如初的家再也回不去了,我只能呆在熟悉的公园里,一遍遍地回味着与主人的点点滴滴。
    饿了的话到处翻垃圾桶,勉强填饱肚子,累了的话,就伏在主人以前坐的石椅旁,做着美梦。希望一觉醒来,自己仍旧是那个半大不小的样子,而主人依旧笑着拥我入怀。
    可美梦终究有醒来的时候。
    那是个晚上,我眺望着漆黑的夜幕失神。在家的方向忽然出现了一束白光,心脏砰砰地律动着,我有种强烈的预感——主人来了,一定是她过来接我了。
    于是我也撒开腿,迎着光芒跑去。
    原本只有指头大小的光点,很快变得无比刺眼。我渐渐看清,那是一辆面包车,车门开着,有个人正拿着什么对我扔过来。
    嗷嗷!我被飞来的东西勒住了脖子,无情地拖行着,撕心裂肺的痛楚令得我难以反抗,只能被他拖了上车。
    那一刹我彻底明白了。那是偷狗贼,我竟然被他们盯上了!
    来自脖子的痛苦彻底麻痹了我的神经,意识在一点点逝去,以往的快乐场景如同电影一般闪过,我看到了母亲,兄弟姐妹,我的爱人,还有我的主人。
    主人!我被喉咙的血噎醒,回头眺望。
    天空大雪纷飞,周围的景物疾速而过。而我的世界里却慢如回放。
    我竭尽全力,终于说出那句沉寂已久的话。
    主人,其实……我真的……真的没有怪过你……
    如果有来生的话……我还要做你的宠物……
    我的主人……再见了……
    就在这时,镜子里的景象彻底消失,而我早已泪流满面,心里像打翻了醋瓶一样酸痛难忍。
    老人叹了口气:“我说过,你知道之后会伤心的。其实世间如浮云,过往似尘埃,过去的事又何必纠结呢?”
    “不……”我摇着头,使劲不让泪水落下来,“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即使如此,我依旧很喜欢主人……”
    “那就是说,你不愿意投胎咯?”
    我闭上了眼睛,任由泪痕在思念中风干:“无论让我选择多少次,我还是想回到主人身边……”
    “那好……”耳畔里响起了若有若无的声音,我感觉就像沐浴在阳光下一样温暖……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主人正站在我身旁,还是那张完美无瑕的脸,还是那份温婉如水的笑容。我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再次被击中。
    “主人!”我尖叫着扑向了她,使劲舔着她的脸。
    “哎呀,娃娃你怎么了?”她被我弄得一阵发痒,笑着将我放到床上。在不远处的梳妆台上,正放着一面镜子,我看见了自己的模样,虽然与以往有点不同,但不管怎样,我终究是回来了。
    主人,我终于可以一辈子和你在一起了,你感觉到了吗?

网友评论列表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喽~~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28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60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94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61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46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25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10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82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93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48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16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25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23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90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34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71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74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58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16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84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18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11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46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48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84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30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79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66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28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81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55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53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81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28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44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26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44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41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07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68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85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35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42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35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23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45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77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53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71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34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17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56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08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64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49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22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87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41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72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90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72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48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61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74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51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90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29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25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25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46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43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42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36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59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62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49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33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61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93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28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05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36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41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10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12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39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98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22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37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88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65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55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33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41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14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71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86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02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56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