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恐怖故事 > 鬼故事 > 村子里的疯女人

村子里的疯女人

浏览人气:  发布时间:2018-12-06 11:49:55

车子慢慢的开进落泉村,泥土的小路扬起来灰尘。车上的人急忙关起来窗户,黑色的眼睛透过黑色的玻璃看出来,模模糊糊的只看得到一些新建的房子。徐剑转头,对自己的女儿徐小书说:“我离开的时候,这里都是平房呢。”

徐小书眼尖,远远的就看到了一间低矮的平房:“爸爸,你看,那边还有一间平房。”徐剑并没有注意,而是按照常理来推断:“大概是没有人住,但是还没有推倒。”徐小书整张脸都趴在车窗户的玻璃上,看着没有见过的新奇的风景,又大声的说:“有人,有一个小弟弟!”

徐剑顺眼看出去,可是平房的院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车子就停在村子里一个宽阔处,刚下车村长就过来接徐剑和徐小书。徐剑是村子里土生土长的人,后来成为了村子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还在城市里工作了,办起自己的公司,发达之后没有少给村子里经济上的援助。所以村长,也就是徐剑小时候的好朋友,对他格外的亲近和欢迎。

村长把父女两带到了自己的家里,然后吩咐媳妇好酒菜招待。徐小书在城市里长大,个性喜欢热闹,问:“刚才我在村子口看到了一间平房,那是谁的呀?”村长一边黑徐剑倒酒,一边回答:“那是疯女人的。”

“疯女人?”徐小书不理解。

“她原名叫知琴,原本也是村子里长相数一数二的姑娘了,就是二十多年前,突然疯了,所以现在都叫她疯女人,”村长解释。

“她没有结婚吗?”徐小书继续追问。村长回答:“当然没有了,村子里谁敢要那个疯女人。”徐剑的听到这话,手一抖,整杯酒都撒了。村长和徐小书都离开了座位,忙着找毛巾和手帕纸给徐剑擦干净。

之后,徐小书还有许多的问题想要搞清楚,可是徐剑看了看时间,说:“今天舟车劳顿,你快点去睡吧,有什么明天再说。”徐小书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尊重父亲的意见。她躺在村长家的床上,不知道是认床还是因为今天白天的疑问没有解决,怎么样都睡不着了。

如果真的像村长说的,疯女人没有出嫁,那么她的院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徐小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睁开眼的时候黑漆漆的,不过耳边有奇怪的声音。她仔细听,是一个孩子的哭声。徐小书顺着声音寻找,一直摸索到了更黑暗的地方,唯一的光就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几岁大的孩子,坐在地上不停的哭。

“姐姐,姐姐”,孩子看到她,奶声奶气的这么叫。

“小书,醒醒,”突然,徐小书听到了父亲徐剑的声音。她睁开眼,没有孩子,天光也大亮了。徐剑看到徐小书醒了,安心下来:“你一直在说梦话,还很痛苦的样子,吓坏爸爸了。”

吃过早饭之后,徐小书一个人在村子里散步。不知不觉,她就走到了疯女人的房子前面。疯女人就在院子里,捧着一个碗,里面是白饭。疯女人抬起头看到徐小书,冲过来就抓住她,说:“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接我了……”

“你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徐小书被吓到了,这个女人浑身脏兮兮的,眼睛瞪得那么大,瘦得骨头都出来了,活脱脱像一具干尸。

好不容易甩开了疯女人,徐小书耳边却萦绕着疯女人的那句话:“徐剑,你不要我们了吗?”

疯女人和自己的爸爸有关系。而且她说的是“我们”,所以还有其他人也在这个关系网里。徐小书头疼得不得了,躺在床上就不想起来。

到了晚上,村长家里做好了饭菜,徐剑还没有看到徐小书从房间里出来吃饭,问到:“今天白天小书是不是出门了?”村长的媳妇回答:“是,她好像从那个疯女人哪里回来之后,就没有再出过房间门了。”徐剑一听,心里知道事情不妙了。

这个时候厨房的门口被打开了,果然是徐小书来了。徐剑和她打招呼,说:“怎么睡了一天?”可是徐小书没有说话,而是看着饭桌上的可口的饭菜,咽下了漏水。徐小书向来很有教养,从来不会在这样的场合有这样的举动。更加夸张的是,徐小书走到饭桌旁边,连筷子都没有拿起来,直接用手抓起来一个鸡腿就往嘴巴里面送。

“小书,”徐剑着急的喊。

可是徐小书就像听不懂一样,把鸡腿吃得满嘴是油。屋子外面有鸡在咕咕叫,徐小书放下了鸡腿,看着鸡发呆。她突然冲出去,身手敏捷的抓住了一只鸡,直接咬开了鸡的脖子,血撒了一地。

农村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中了邪,从农村出来的徐剑当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对着已经魔怔的徐小书喊:“你是谁?为什么附在小书身上?是不是知琴让你来的?”

知琴就是村子里疯女人的名字。

村长一听,也知道怎么回事了。赶紧就把疯女人带过来,疯女人看到徐剑,先是笑了,然后捂住了自己的脸,好像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个样。

徐剑跪在了疯女人面前,哀求她:“放过小书吧,当年我抛弃了你,是我的不对,我求求你……”

疯女人又笑了,然后哭了出来,对着疯掉的徐小书喊:“宝宝,宝宝回来吧。”徐小书不动了,一脸痛苦的表情,就像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体里抽出来一样。虽然看不到,但是大家都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原来,徐剑离开村子前,疯女人有了他的孩子。但是生下来就死了,也没有人知道是谁的孩子。女人疯了,也没有人在意。

直到徐剑带着徐小书回来,这笔旧账才清算。疯女人哭着离开之后,徐小书恢复了正常。

她看着徐剑,就像看一个陌生人。

最失望的事情就是这样吧,自己的父亲竟然做了这样的事情。虽然徐剑给了疯女人补偿,村子里也不再闹鬼了,可是亏求终究是亏欠。

网友评论列表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