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恐怖故事 > 鬼故事 > 捏人

捏人

浏览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17 12:48:00

    捏面的女生
    孙骊君在学校附近的超市找了份导购的兼职,超市规模很小,员工就她一个,老板吴贤浩还兼职当收银员。老板是刚毕业一年的大学生,人长得帅气,就是脾气有点暴。今晚是孙骊君第一天上班,吴贤浩让她先在店里走走,充分了解各种商品的摆放位置及商品的特点、价格等情况。
    当她走近食品货架时,突然听到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那绝对不是顾客取货放货的声音。孙骊君觉得很奇怪,寻声找去,一直走到了食品架的最末端,才看见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瘦弱女生手里正拿着一包方便面不停地捏着,那“噼噼啪啪”的声音正是女生捏方便面发出来的。
    女生的动作很快,却很机械,不一会儿,一包方便面就被她完全捏碎后放回了原处,接着她又拿起了另一包。
    孙骊君赶紧上前阻止女生,可是女生却对孙骊君的好言相劝置若罔闻,反而加快了捏面的速度。孙骊君不由生起气来,伸手去抓女生的手。但是她的手刚触碰到女生的衣服,一股刺骨的寒意便传上她的手心,令她像触电一样猛地缩回了手。这时,女生抬头瞥了孙骊君一眼,冷如刀子的眼神让孙骊君不禁打了个冷战。
    孙骊君虽然有点害怕这个女生,但还是双手齐下抓住女生的一条手臂,想将女生拽到吴贤浩面前理论。可没想到看似弱不禁风的女生力气却大得惊人,任孙骊君使尽吃奶的力气也拽不动分毫。
    女生抬头朝孙骊君咧嘴一笑,两边嘴角竟然裂到两边耳根下,吓得孙骊君尖叫一声撒开了手。
    反应过来后,孙骊君转身跑去收银台找吴贤浩。
    可是,当她和吴贤浩回到方便面货架前时,却不见了女生的踪影。吴贤浩劈头盖脸就将孙骊君骂了一顿,又折回收银台了。
    孙骊君不死心,顺着走道一路找去。当她转了一圈回到摆放方便面的货架前时,又看到女生站在那里捏方便面。
    那个女生看到孙骊君,转身就走。
    女生的行为激起了孙骊君的好奇心,她撒腿就追了上去。
c1();
    女生出了超市后,便窜进了一条胡同里。孙骊君追了进去,顿觉眼前一黑,胡同里没有灯光,阵阵夜风吹得她全身直起鸡皮疙瘩。她打了个冷战,头脑一下子清醒了不少,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就要转身往外走。
    这时,胡同里突然亮起了一束幽幽的蓝光,孙骊君看见那个女生在蓝光中正拿着一包方便面在啃。
    女生的方便面是从超市里偷的。这个念头一下子窜人孙骊君的脑海,她似乎没有注意到诡异之处,迅速走过去,一伸手抓过去,本想抓住女生的肩膀,没想到却抓到了她的头发。只听“咔嚓”一声响,孙骊君竟然扯断了女生的头。那颗头在她手里迅速转过来,一张七窍流血、似笑非笑的脸正对上了孙骊君。
    “啊——”孙骊君惨叫一声,甩掉头拔腿就逃。
    超市里的人
    孙骊君头也不敢回,一口气跑回超市里,一颗心才稍微安定了下来。
    “孙骊君,你发什么神经7”见到孙骊君,吴贤浩就是一顿臭骂,边骂还边将孙骊君往外赶,说像她这种在上班时间像个疯子一样在店里乱吼乱叫乱跑的员工,客人都让她吓跑了,让她另谋高就去。
    孙骊君费尽了口舌跟吴贤浩解释,可吴贤浩死活不信。
    孙骊君无可奈何,转身刚要走,身后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她“霍”地转身一看,只见那个女生正将一颗血淋淋的头往方便面袋里一点儿一点儿地塞着。可是人头塞到一半时好像卡住了,女生按一下,头进去了,松手,头又弹了出来。这时,一阵阴风刮过,吹开了人头的头发,露出那颗断头的脸来——那张脸竟然是吴贤浩的。
c2();
    “浩哥快看,你有两颗头!”孙骊君尖叫出声。
    “将你这颗头拧下来装在我头上,我就有两颗头了。”吴贤浩白了孙骊君一眼,继续将她往外轰,“去去去,去街上摆摊讲你的鬼故事,没准儿会被网友拍个视频传上网去,到时你就火了。”
    “浩哥,是真的。”孙骊君指着女生,请求吴贤浩仔细看看。可这次那颗断头上的脸却变了模样,那张脸好熟悉,孙骊君瞪大眼睛瞄着,可脑袋像短路似的,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鬼,她是鬼。”此时此刻,孙骊君再迟钝,也意识到遇上了什么。
    “滚!”吴贤浩一声怒吼,直接将孙骊君给推出了超市。
    孙骊君稍稍定神,立即拔腿朝学校的方向开跑。可是她才跑出七八步远,就听见超市里传出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她顿时如被施了定身法般呆住,转身回望超市,一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
    超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犹豫再三,孙骊君还是决定回超市看看。当她踏进超市时,她身后的门竟然自动“砰”一声关上了。她眼睛四处瞄着,却不见吴贤浩和女鬼的踪影。空气中飘荡着一股难闻的血腥味,一条血迹像蛇一样朝里面蜿蜒而去。
    “浩哥?”孙骊君哆嗦着叫了声,抬脚小心地沿着血迹走进去。可是没有人回答她,整个超市只有她自己重重的呼吸声。
    血迹延伸到摆放方便面的货架前戛然而止,望着货架上整齐而密集的方便面,孙骊君不由得想起先前女鬼将一颗人头塞进方便面袋里的情景。难道女鬼将吴贤浩分成了一段段,然后塞进方便面袋里捏碎了?
    吴贤浩那么大的人,得装多少个方便面袋啊?这样看来,眼前这排方便面都有可能是吴贤浩身体的某部分。想着想着,孙骊君只觉得肠胃翻涌,一股恶心想吐的感觉冲上喉咙。
    “捏碎你的骨头!”突然,一个声音在孙骊君的耳旁响起。她一回头,立即被一张血脸撞得连连后退。
    女鬼伸出一双长着足有五寸长指甲的手朝孙骊君抓来,好像要用长长的指甲嵌进她的皮肉,然后将她里面的骨头像方便面一样捏碎似的。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张艳艳
    再一次,孙骊君和女鬼在小小的超市里打起了追逐战。孙骊君好不容易逃到门口,门却怎么也打不开。她脑子迅速转动着,超市里有什么东西可以对付鬼呢7
    思来想去,孙骊君觉得超市里的救火栓最有杀伤力。于是,她跑过去拿起救火栓朝女鬼一阵猛喷。刹时,空气中涌起一阵烟雾,女鬼在烟雾中消失不见了,超市的门也“砰”一声自动开了。孙骊君扔掉救火栓,撒腿便往外逃,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一直逃回学校,也不见女鬼追来,孙骊君才敢停下来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吴贤浩。可是,吴贤浩的电话无法接通。
    吴贤浩到底在哪里,他是死还是活?
    还有,女鬼在将断头塞进方便面袋时,那颗头的另一张脸到底是谁呢?
    夜晚的校园行人稀少,风吹树摇,灯影绰绰,让孙骊君心底寒意直生。她撒开脚丫子朝着宿舍方向开跑,当她“轰隆”一声撞开寝室的门时,还将一个人撞倒在地。
    “哎哟…”一个陌生的声音连连呻吟着。
    孙骊君一边道歉一边伸手拉对方,好不容易才将对方拉起了上半身,孙骊君赫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惊得她尖叫一声猛地松开了手,对方又“砰”一声摔了下去。
    “君君,咋啦?”这时,室友饶雪莉绕过孙骊君,伸手将摔倒之人拉了起来,说, “这是我的网友张艳艳啊,你见过一次的。”
    “君君啊,我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时相谈甚欢啊,怎么此刻你一副跟我有仇的样子啊?”张艳艳边揉着摔疼的骨头边朝孙骊君靠近。
c1();
    “别过来!”孙骊君大喊,脚步不由自主地后退,脑海里不断地回旋着两张脸:一张是女鬼往方便面袋里塞的那颗断头的脸:一张是张艳艳的脸。两张脸竟然一模一样,难怪她当时会觉得熟悉。怎么会这样?张艳艳和女鬼,还有吴贤浩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联系?
    这时,窗子突然被风吹得“砰”的一声开了,一道纤弱的白影从窗口飘了进来,一下子飘到张艳艳的身后,双手放到张艳艳的脑袋两侧,用力地捏了起来。空气中隐隐约约有种脆响响起,与此同时,张艳艳捂着头倒地凄厉地惨叫起来。
    饶雪莉直接被眼前的景像吓晕了过去。
    孙骊君此刻唯一能想到的,便是如先前一样跑去抱来救火栓朝女鬼猛喷。或许是有了之前的教训,女鬼这次轻易躲过了救火栓的攻击。不过,女鬼也不得不放开张艳艳的头,张艳艳的惨叫随之戛然而止。
    不过,女鬼却飘到另一头,伸手朝张艳艳的脚抓去。孙骊君赶紧将救火栓倒过去,女鬼没有得逞,又飘到张艳艳身体的另一端,继续伸着黑手…
    文娟
    女鬼越战越勇,而孙骊君体力渐渐不支,动作变得缓慢。幸好张艳艳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滚带爬地跑到了孙骊君身边,接过孙骊君手中的救火栓,加入了与女鬼的战斗中。
    “我也快不行了,它还这么生猛,赶紧想别的招啊!”张艳艳将救火栓当冲锋枪般乱扫,大声喊着。
c2();
    “招,我还能有什么招啊?”孙骊君急得团团转,她想起看过的玄幻剧,似乎大多数妖魔鬼怪都怕火。她赶紧找出打火机,又扯下一张蚊帐,点着后喝令张艳艳停止喷救火栓,然后将烧着的蚊帐扔向了女鬼。幸好一击即中,女鬼怪叫一声,从窗口飘了出去。二人又赶紧用救火栓灭了火,这才瘫倒在地。
    “张艳艳,你老实告诉我,这个女鬼是谁,她和你有什么过节?”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孙骊君认为女鬼绝对和张艳艳、吴贤浩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张艳艳叹了口气,说出了她与女鬼的恩怨:女鬼生前名叫文娟,也是X大文秘系的学生。文娟有个怪癖,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捏方便面。在孙骊君之前,张艳艳曾经到吴贤浩的超市里兼职,文娟跑到吴贤浩的超市捏方便面,被吴贤浩抓个现形。当时吴贤浩检查方便面,发现货架上的那一排方便面都被文娟给捏碎了,不禁大发雷霆,大骂文娟丢尽了大学生的脸。并且拽着文娟回学校,说一定要让学校对文娟公开处分,以儆效尤。文娟趁吴贤浩一个不注意,逃走了。后来,冷静下来的吴贤浩并没有去学校告发文娟,可是没想到文娟竟然想不开,自杀了。
    当时,吴贤浩一直骂骂咧咧,说要捏碎文娟的骨头。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成了文娟最深刻的记忆,此刻当它缠上人的时候,便要捏碎那个人的骨头。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张艳艳身体一软,忍不住发起抖来。但没多久,她一拍大腿说, “我绝不能坐以待毙!”说完就跑了出去,任孙骊君怎么叫也不应。
    “别叫了。”饶雪莉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了孙骊君一大跳,她有些不明所以地瞪着饶雪莉。
    “别瞪了,我刚才是装晕的,鬼以为我死了,就不会来吸我的阳气了。”饶雪莉边说边站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张艳艳和你讲文娟的事时,我不想打扰你们。不过,张艳艳说的,有许多不实之处。”
    原来饶雪莉也是知情之人,孙骊君顿时看到了希望,认真地聆听饶雪莉讲起文娟之死背后不为人知的隐情来。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化解
    其实张艳艳和文娟是室友,且两人同为文秘系的尖子生,才气不相上下。两人表面上和和气气,私下里却剑拔弩张,谁都想找到机会给对方制造多些丑闻,自己则优胜出多一点。但是,两人平时相处都小心翼翼,谁也没能抓住谁的小尾巴。直到张艳艳去了吴贤浩的超市打工,知道文娟老是定期在吴贤浩超市购进一批方便面,再联系上文娟心情不好时会捏方便面的怪癖,她灵机一动,计上心头。吴贤浩每天晚上早早清完帐,就会带着钱先离开,吩咐她锁好门再走。于是她在文娟到超市买方便面的前一天晚上,将监控器关了,然后将超市里那一排方便面用锤子敲碎了。第二天,文娟如期到超市买方便面,当她拿过第一包方便面,习惯性捏了捏,发现方便面是碎的。试问谁肯买一包碎面?于是,文娟将第一包方便面放回去,又取下第二包,直到文娟拿起最后一包方便面,张艳艳带着吴贤浩抓了文娟个现形……
    接下来的事情和张艳艳说的一样。因为超市有监控,文娟百口莫辩,一肚子冤屈,便想不开自杀了。
    而文娟一开始并没有攻击孙骊君,那是因为鬼第一次出现,往往要死亡重现才会有下一步的动作。
    “这么说,我也在劫难逃了?”孙骊君急切地问, “有化解的办法吗?”
    “鬼之所以留在阳间害人,都是因为某种怨念,只要将其怨念化解了,自然万事大吉。”饶雪莉说,听说如果鬼生前受到别人的迫害,只要取迫害它的人的血,到它死的地方祭一条便可化解它的怨念。
    也就是说,要化解文娟的怨念,只要取吴贤浩和张艳艳的血到文娟死的地方祭一祭就可以了。可这样一来,问题又来了,取张艳艳的血是没问题,但吴贤浩还能找得到吗?
    孙骊君又拨响了吴贤浩的电话,手机依然无法接通,她只得央求饶雪莉陪她一起去吴贤浩的超市看看。
    两人快到吴贤浩的超市时,饶雪莉突然说:“看,前面那人好像艳艳。”
    孙骊君猛抬头望去,那人刚好窜进了胡同里。孙骊君想都没想,便拉着饶雪莉追了上去。一进到胡同,一阵阴风吹得孙骊君打了个冷战,她记起来了,这正是她先前追文娟进来的胡同。这次不同的是,胡同深处有火红的亮光传出来。她们叫了张艳艳几声,没人应,便径直朝火光处寻去。
c1();
    这时,突然有凄厉的惨叫传了出来。
    孙骊君和饶雪莉顿了顿,还是硬着头皮奔了过去。当她们奔到火光处时,却看到了一幅惨烈无比的景象
    胡同中心一堆黄色的符正在燃烧着,而张艳艳则在地上痛苦地打滚惨叫,空气中响着“噼噼啪啪”的声音,似是骨头碎裂的声音。不一会儿, “噼噼啪啪”声和惨叫声戛然而止,而张艳艳则成了副皮囊摊在地上。在张艳艳的皮囊旁边,竟然还有一副皮囊,外貌已经看不出来了,但是孙骊君认出那是吴贤浩的衣服……
    真正的幕后黑手
    “啊!”孙骊君和饶雪莉惊恐地尖叫,不由自主地后退着。
    “糟了,张艳艳估计是从哪儿弄来些灵符,想灭了文娟,可是她没有法力,不仅制不住文娟,反而惹怒了文娟,刺激文娟凶性大发,将她给弄死了。”饶雪莉哆嗦着说。
    这时,胡同里猛地刮起一阵阴风,将仅有的火光给吹灭了。接着很快又亮起了幽凼的蓝光,蓝光中文娟披头散发,张牙舞爪朝她们扑过来。
    “快跑!”极致的害怕反而激起了孙骊君求生的本能,她拉着饶雪莉转身就逃,谁知却被饶雪莉一把推了过去。
    “两人一起跑不过鬼的,是你被它缠上的,那你先顶着,我先逃了!”饶雪莉边跑边喊。
c2();
    “啊!”孙骊君什么都来不及说,就被一双鬼爪掐住了脑袋。
    事不过三,据说鬼若留在人间杀害了三个人,阴差就能嗅到它身上浓烈的戾气,前来将它拘捕。
    所以,饶雪莉此刻轻松地在宿舍里听着缠绵的情歌。文娟之事,皆源于吴贤浩,而饶雪莉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其实饶雪莉和吴贤浩是一对情侣,只是吴贤浩比饶雪莉早一年毕业了。为了不与吴贤浩分开,家庭富裕的饶雪莉跟家里要了一笔钱,给吴贤浩在学校附近开了间小型超市。超市开张后,招收的第一个兼职大学生便是文娟。没想到,吴贤浩与文娟才短短相处不到一个月,竟然会移情别恋,喜欢上了文娟。饶雪莉察觉后,立即利用她身为股东的权力,将文娟辞退了,接着便招了张艳艳来当导购。
    张艳艳来到超市后,饶雪莉才知道张艳艳原来竟是自己的网友,她也才知道张艳艳和文娟的过节。于是,两个有共同敌人的女生,便处心积虑设计了文娟。
    当时她们设计文娟时,饶雪莉将吴贤浩支开了,真正抓住文娟的是饶雪莉。之后,饶雪莉将视频交给了学校,学校对文娟进行了公开处分。其实饶雪莉和张艳艳并没有害死文娟之心,只是各怀目的想让文娟出丑罢了。但是文娟不知是怕被老师、同学耻笑,还是心情不好,离开学校好长一段时间,最后却被发现死在了超市旁的胡同里。死因是误吃了有毒的方便面。
    没想到死后的文娟怨念太深,竟然还徘徊在人间,还缠上了孙骊君。饶雪莉本来是想通过血祭的方式救大家的(她打算先取到张艳艳和吴贤浩的血,再偷偷加入自己的血来祭文娟),可没想到文娟已经害死了吴贤浩和张艳艳。最后她只得将孙骊君推给文娟,让文娟的戾气引来阴差的追捕,好让自己摆脱文娟的纠缠。所以,害死孙骊君,也是饶雪莉的无意之举。
    只不过,她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她而死,真是罪过。
    尾声
    “你会爱我到什么时候,你会陪我到哪个路口…”饶雪莉听着这样的歌声,真是感慨万千,两行热泪缓缓流了下来。
    这时,一阵穿堂风刮过,没关好的门往墙一撞发出一声巨响。饶雪莉起身走过去,想要将门关好,赫然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
    “君、君君,你、你没事了?你逃脱了鬼爪?”饶雪莉吃惊地问。
    孙骊君没有答话,只对着饶雪莉诡谲地笑着。
    一股寒意自饶雪莉心底缓缓升起…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网友评论列表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喽~~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28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60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94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61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46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25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10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82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93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48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16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25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23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90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34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71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74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58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16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84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18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11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46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48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84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30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79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66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28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81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55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53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81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28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44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26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44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41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07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68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85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35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42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35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23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45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77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53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71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34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17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56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08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64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49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22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87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410.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72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90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72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48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61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74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51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90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29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25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25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46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43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42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36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59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62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49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339.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61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93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28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805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36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41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10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112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39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2987.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422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37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886.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965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5554.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33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41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3148.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712.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6863.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7025.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561.html
  • http://www.zhenkongbu.com/guige20190248.html